當前位置:首頁 > 書庫 > 最佳女婿

最佳女婿

來源:掌中云    主角:林羽、江顏

小說簡介:

  人死的時候會有意識嗎?會,因為我經歷過。 這個世界上真的有鬼嗎?有,因為,我就是。 借體重生后,發現他有一個美到窒息的老婆,開心,還是不開心?

在線閱讀

掃一掃二維碼 或者
關注微信公眾號:奇跡小說
回復:最佳女婿 閱讀全文

精彩章節試讀

  “對不起,我們已經盡力了,準備后事吧。”

  病房外醫生的聲音很輕,但病床上的林羽卻聽得一清二楚。

  可能人死之前連聽覺都會變得格外靈敏吧,尤其是母親的哭聲,分外尖銳。

  因為見義勇為付出生命,林羽并不是第一個,對此他并不后悔,只是覺得對不起母親。

  父親死的早,母親一手把他拉扯到,不知道吃了多少苦,如今他以優異的成績考入清海市人民醫院,與母親的生活正要明亮起來,沒想到卻出了這種意外。

  “該死的老天。”

  好人果真沒有好報,林羽低聲咒罵了一聲,眼皮再也撐不住,緩緩合上。

  “我的兒啊!”

  一聲凄厲的哭聲猛地將林羽驚醒,他睜眼一看,發現自己此時竟然站在床尾,而母親正撲在床上嚎啕大哭。

  “媽,你哭什么,我這不好端端的在這嗎?”

  林羽大喜,以為自己神奇痊愈了,伸手一拍母親,發現自己的手竟然從母親的身體中穿了過去。

  母親沒有絲毫的反應,依舊撲在床上痛哭。

  林羽神色一變,抬頭看到床上竟然還躺著一個自己,面色干癟發青,顯然已經沒了生氣。

  我死了?

  林羽低頭看了眼站在床尾的自己,發現身子有些虛白,而且微微有些透明。

  林羽大驚,原來人死之后真的有魂魄!

  無論他說什么,做什么,母親都感受不到。

  在護士的幫助下,母親忍痛給林羽穿上了壽衣,隨后護工把他的尸體運上了殯葬車。

  母親跟著上了車,坐在他的尸體旁,緊緊的攥著他的手,紅腫的眼窩中淚水不停地往外涌,“羽兒,你放心走,媽把這邊的事情辦完了,立馬就下去陪你。”

  對于她來說,兒子就是她的全部,兒子死了,她活在世上,也沒有任何意義了。

  一聽母親想要尋短見,林羽頓時急了,學著電影里還魂的場景躺到尸體上,但是沒有任何作用,每次坐起的,都只有自己的魂魄。

  車子很快到了火葬場,繳費之后,工作人員簡單給林羽化了個妝,遞給林羽母親一個號碼牌,接著焚化人員推著林羽的尸體去了焚化大廳。

  “不要!”

  當焚化人員將他的尸體推進焚化爐的剎那,林羽瞬間崩潰。

  隨著肉身的燃燒,林羽感覺自己的意識正在變弱,身上有無數淡淡的光點向四周流散而去,魂魄也正在慢慢的變淡。

  與此同時,他的眼前開始閃現出另一個世界,入眼所及都是無盡的黑暗,夾雜著紅通通的火焰以及凄厲的慘叫聲。

  地獄!

  這是林羽意識中閃過的第一個念頭,強大的恐懼感瞬間將他吞沒。

  他的魂魄下意識的在空中亂沖亂撞,光點仍舊不停的從他魂體中飄出,而且速率越來越快。

  他眼中的地獄世界也越來越清晰,能聽到下面一個神秘沙啞的聲音正在呼喚他。

  此時焚化爐內林羽的身體近乎燃盡了,灰燼中一塊碧玉色的吊墜突然在烈火中煥發出耀眼的光芒。

  這是林羽外公去世時留給他的,自小戴到現在,穿壽衣的時候,母親特意沒有摘下來。

  吊墜光芒越來越盛,隨后砰的一聲破裂,一縷碧綠色的光影猛地從吊墜中竄出,一下附著到了林羽的魂魄上。

  緊接著他腦海中傳來一個蒼老的聲音,“我乃你祖上圣人,從今日起,你便是我傳人,得我醫道術法,懸壺濟世,渡人渡己……”

  隨后聲音消散,龐大的信息量陡然間充斥進林羽的腦海,醫道玄術、修行法訣及祖上的一些游歷經驗一股腦的涌入了林羽的腦海中。

  瀏覽著腦海中的信息,林羽感覺十分興奮,仿佛打開了一新世界的大門。

  但這股興奮勁轉瞬即逝,得到秘術傳承又有何用,自己已經是個馬上要下地獄的死人了。

  這個念頭閃過,林羽腦海中突然跳出一條有關還魂術的記憶。

  記憶顯示,通過還魂術,死去后魂魄未散的人可以附體重生。

  但是林羽的肉身已經在大火中化為灰燼了,不過好在關于肉身損壞的還魂方法也有記錄,“肉身隕滅,化鬼,覓活體,后附之。”

  林羽倒吸了一口冷氣,意思是說自己肉身損壞,要想復活的話,只能通過還魂術化為鬼,找別人的肉身附體。

  要知道在人類的意識里,鬼可是邪惡的化身啊,況且自己要是上了別人的身,不相當于變相剝奪了別人的生命嗎?

  猶豫的功夫,林羽的魂魄已經越來越淡,只剩下了一道幻影,耳邊的聲音也愈發的清晰。

  林羽咬咬牙,看著接連被推進焚化大廳的尸體,突然來了主意,死人不行,那活死人應該可以吧?

  數分鐘后,林羽來到了清海市最大的植物人托養中心。

  很多植物人是沒有意識的,一輩子都醒不過來,他們活著的只有身體,林羽認為,選這種人附身,就不算**。

  起先林羽還一個病房一個病房的找過去,尋找合適的身體。

  但發現自己的意識越來越淡薄,很快將要消弭殆盡,那個來自地獄的呼喚聲也越來越急促。

  林羽來不及多做思考,瞅準一個二十來歲的男性植物人,念起還魂術,陡然間化為一縷白煙,奮不顧身的鉆了進去。

  “你逃不掉的!”

  與此同時,耳邊的呼喚聲陡然變成一聲凄厲的慘叫,隨后林羽便失去了全部的意識。

  等林羽再醒過來的時候,只感覺強光刺眼,過了片刻才適應過來,低頭一看,自己正躺在病房里。

  成功了!

  林羽興奮的差點叫出來,猛地坐起,看了眼自己的新身體,迫不及待的撕掉手上的針管,接著跳下了床,但腳一落地,身子一個踉蹌摔到了地上。

  可能因為長時間躺著的原因,這個年輕人的肌肉有些輕微的萎縮。

  林羽踉蹌著爬起來,抬頭看了眼墻上的日歷,發現已經是第二天了,觸摸著床和墻壁,感受著手上傳來的冰冷溫度,感覺就跟做夢一樣,自己昨天才死,沒想到今天又復活了。

  稍微活動下,適應了這具新身體,接著他便迫不及待的沖出了醫院,他現在心里只有一件事,就是去見自己的母親。

  此時包子店里擠滿了人,十幾個小混混叫囂著讓林羽母親還錢。

  為了給林羽做手術,林羽母親被迫借了十幾萬的高利貸,得知林羽死了,小混混們便急不可耐的來討債了。

  “你們放心,我這幾天就把店賣了,拿到錢就還給你們,求你們先離開吧。”

  林羽母親紅腫著雙眼懇求道,希望趕快把他們打發走,兒子剛走,她不希望他走的不安寧。

  “你這個破店才值幾個錢,你兒子都死了,我們一走,你要是跑了我們管誰要錢去?”領頭的黃毛混混罵罵咧咧道。

  “你們放心,我肯定不會跑的,我湊夠錢,馬上就還給你們。”

  “不行,今天說什么我們也要拿到錢!”黃毛不依不饒。

  “可是我現在真的沒錢,你們也知道,為了給我兒子治病,錢都花光了……”

  林羽母親心如刀割,沙啞的聲音里帶著一絲哀求。

  “沒錢也行,這樣吧,你把你家那棟破房子過戶給我們吧,就當還債了。”黃毛眼睛滴溜一轉,說出了自己真正的目的。

  林羽母親微微一怔,房子是林羽外公留下的,雖然有些老舊,但是地段很好,按照清海現在的房價,起碼能賣個兩三百萬,他們這簡直是在明搶啊。

  但是現在兒子死了,家也就沒了,留著房子還有什么意義呢,還清債,自己也就能安心的去了。

  想到這里,林羽母親萬念俱灰的點點頭,剛要答應,這時門外突然傳來一聲怒喝。

  “不行!我們家房子起碼值幾百萬,你們這是**!”

  緊接著林羽駕馭著他的新身體風風火火的沖了進來。

  “我的天啊,哪來的野崽子,關你屁事!”黃毛氣不打一出來,看著林羽身上的病號服,還以為是哪里跑出來的神經病,沖過來揚手就是一巴掌。

  林羽下意識一躲,伸手一推,黃毛整個人瞬間飛了出去,飛了足足有五六米遠,在空中劃過一到弧線,砰的摔到了里面的桌子上。

  “給老子弄死他!”

  黃毛捂著胸口慘叫了兩聲,隨后一聲令下,其他十幾個混混立馬沖了上來,圍著林羽就是一頓拳打腳踢,林羽連忙抬手還擊。

  接著包子店里響起了一片哀嚎聲,小混混們慘叫連連。

  他們十幾個人一起上,竟然連林羽的衣角都沒有碰到,而林羽的拳腳打在他們身上,就如同被車撞了一般。

  只需要一拳,他們便疼的起不了身。

  林羽自己也無比震驚,都說鬼上身力大無窮,沒想到竟然是真的,而且這些人的動作在他眼里顯得十分緩慢,很好躲避。

  “報警!報警!”

  黃毛被眼前這一幕嚇壞了,他見過能打的,但是沒見過這么能打的,簡直非人類啊。

  一聽要報警,林羽母親趕緊沖過來抓住林羽的手,急聲道:“小伙子,他們要報警了,你快走吧,這里我來處理。”

  “媽,你說的什么話啊,我哪兒能扔下您啊。”

  林羽高興地眼淚都要出來了,還能活著見到老媽,真是太好了。

  聽到他的稱呼,母親微微一怔,一臉茫然的看著他。

  看著母親的眼神,林羽瞬間醒悟了過來,自己是活過來了,但是卻換了一副身體,母親根本不認識自己。

  “不好意思阿姨,看到您我就想起了我媽,所以情不自禁的脫口而出,您別介意。”

  林羽怕說出自己的真實身份嚇壞母親,急忙編了個瞎話。

  “沒關系,小伙子,你快走吧,我們家的事不能連累你。”林羽母親一邊說,一邊把他往外推。

  林羽沒答話,摸起桌上的筷子一扔,筷子飛速射向黃毛,砰的一聲,將黃毛剛按上110的手機釘到了墻上。

  黃毛嚇得臉都白了,墻上的筷子離著自己耳朵也就一厘米,要是稍微出點偏差,那釘在墻上的可就是自己的腦袋。

  “救命啊!**了!救命啊!”黃毛嚇得頓時慘叫了起來,聲音里說不出的委屈,明明是他們先欠自己錢的啊。

  “別嚷嚷了,這錢我替秦阿姨還!”

  林羽冷聲說道,既然自己復活了,那這些債理應由自己來還。

  “小伙子,這怎么能行,你我第一次見,怎么能讓你替我還錢?”林羽母親有些疑惑的看著林羽,不知道為什么,這個小伙子給她一種似曾相識的感覺。

  對于林羽知道她姓氏這點,她并不吃驚,兒子見義勇為付出生命的事情好多網友都知道,她的姓名和聯系方式也都被扒了,很多好心人都要來給兒子送行,她都謝絕了。

  “好,這可是你說的,那你把錢給我們吧。”黃毛可不管林羽為什么替別人還錢,只要能拿到錢,他的任務就算完成了。

  “給我三天時間。”林羽說道。

  “……”黃毛有些無語,說的這么**,還以為立馬就能把錢拿出來呢。

  “怎么?你不相信我?”

  見黃毛沒說話,林羽皺了皺眉頭,語氣有些冰冷。

  “相信,相信,不過大哥您得跟我說下您的名字吧?”看著林羽冰冷的眼神,黃毛禁不住打了個寒顫。

  名字?

  對啊,早上走的急,連這個人的名字都沒來的及看呢。

  “你放心,我答應你的一定會做到,這樣,三天后,還是這里,你只管過來,我到時候連本帶利一起還給你。”

  林羽之所以這么有底氣,全賴自己這具身體。

  他心想既然能住在托養中心,這個年輕人家里再普通,起碼也能拿個十幾二十萬出來吧,先要來用用,等自己賺了錢,再還回去。

  見識過林羽的身手,黃毛也不敢多說什么,剛要點頭答應,突然眼神怔怔的望向店外,好似被什么吸引住了一般。

  林羽也好奇的跟著往外看去,只見門口不知何時來了一輛紅色的寶馬X5,車門一開,邁出一個長裙美女。

  長裙美女撥了下烏黑的長發,摘下墨鏡,白皙的皮膚和精致的容顏簡直驚為天人,黃毛和他一幫手下都看呆了。

  林羽不禁也被吸引了。

  長裙美女抬頭看了眼包子鋪,微微皺了皺眉頭,接著快步走了進來。

  “美女,買包子嗎,要什么餡兒的?”

  林羽不由的脫口而出,以前老幫母親賣包子,見人就這么一腔,已經成為一種條件反射了。

  “你叫我什么?”長裙美女冷冷的掃了他一眼,語氣不悅。

  “美女啊。”

  林羽覺得自己的稱呼沒問題,不禁有些疑惑,頭一次見喊美女還有不愿意聽的。

  長裙美女打量他一眼,冷聲道:“行啊,何家榮,昏迷兩個月,連自己老婆都不認識了。”



掃碼加關注,看書不迷路

最新小說更多>

穿成短命男二的錦鯉小閨女

穿成短命男二的錦鯉小閨女

現代言情

閱讀
仙品奇醫

仙品奇醫

都市娛樂

閱讀
對跋扈少年撒個嬌

對跋扈少年撒個嬌

現代言情

閱讀
愛,葬了纏綿

愛,葬了纏綿

短篇精品

閱讀
穿成女配后我把娛樂圈踩在腳下

穿成女配后我把娛樂圈踩在腳下

現代言情

閱讀
如癡亦如夢

如癡亦如夢

現代言情

閱讀
末世女配甜寵指南

末世女配甜寵指南

其他作品

閱讀
最強反派的乖寵

最強反派的乖寵

穿越重生

閱讀
冷面總裁的獨寵愛戀

冷面總裁的獨寵愛戀

豪門總裁

閱讀
愿我一生終許你

愿我一生終許你

現代言情

閱讀


本站所收錄所有玄幻小說、言情小說、都市小說及其他各類小說作品、小說資訊均屬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Copyright ? 2017-2019 玖陸文學 All Rights Reserved 聯系方式:[email protected]

閩網文(2019)1497-097號 閩ICP備17012840號-5 站點地圖 閩公安網備號35020302000787

海龙王之鱼美人捕鱼游戏机 华彩网安卓 河南快赢481走势图 河北11选5任选基本 时时彩计划软件 七乐彩周五走势 迅雷彩票群 小区里炸油条赚钱吗 广东快乐十分购买 股票涨跌数据 北京十一选五前三直遗漏